优乐娱乐平台Home | 收藏本站 | 订阅 | 登录 | 注册 | 手机网 | 微博 | 微信 | 下载中心Download 2015/03/11 10:52:45


谢燮:以什么态度看待“无人船”?
2017年6月29日发表于《中国船检》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无人货运船开启联盟时代”,其中提到了不少有关“无人船”的信息,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些新的认知。
       “无人货物运输船开发联盟”宣布成立,一时引起业界强烈关注。2017年6月28日,由海航科技集团和中国船级社推动,联合国内外五家单位共同发起的无人货物运输船开发联盟成立大会暨第一次理事会在上海隆重召开。无人货物运输船开发联盟中既拥有熟知国际规范和标准的机构、国内顶尖船舶设计和研发机构,也有全球顶级分系统供应商和行业领先的大型造船厂。该联盟将集合国内外先进技术,共同研制集自主决策、自主航行、环境感知、远程操控、绿色安全于一体的无人货物运输船,填补国内相关领域的空白。联盟将集合成员各自优势,致力于无人货物运输船的市场化推广。
        还有诸多与“无人船”相关的信息,比如:欧洲企业合作推进无人船研发;罗·罗公布无人船未来愿景;罗· 罗与Tampere 技术大学合作研发无人船技术;芬兰计划于2025年实现自主航运;芬兰VTT研发无人船导航系统;必和必拓欲打造“无人”散货船船队;日本出台无人船实施规划;无人商用船舶远程测试成功;IMO将把自动船舶事项列入今后会议议程;欧洲正在研究无人船运营法规……
        对于如何看待“无人船”,通常有两个观点。第一个观点来自于造船领域的技术派,其对“无人船”通常抱以乐观和积极研发的态度,姑且称之为“乐观派”。第二个观点来自于操控船舶的船长和船员,其对“无人船”通常表现出“怀疑”的态度,可以称之为“怀疑派”。从技术的发展趋势来看,搞技术和搞装备的人员的确有理由乐观。无人机已经在不少领域开始应用,顺丰、京东的无人机已经开始进行配送货物的试验。传统汽车制造公司以及新兴的人工智能公司(比如Google)已经在“无人驾驶”领域进行了不少实践,经常能够听到有关“无人驾驶”新进展的报道。在海运领域的“无人化”,应当不是一件让人不可想象的事情。陆上的“无人驾驶”有其自身的复杂性,而海上的“无人驾驶”也有需要解决的特性问题,但只要有公司探索,技术的难关终会得到解决。现今技术进步的速率常常超乎想象,笔者宁愿相信其很快就会获得突破。
        这些年船员短缺的呼声不绝于耳,如果市场是个有效的市场,船员短缺就会很自然地导致船员工资上升,进而吸引更多人投入到船员事业当中。但是,低迷的市场使得船公司运营举步维艰,更高的人力成本支出会使船公司的经营雪上加霜。“无人船”能否解决这个矛盾?技术替代劳动,让船公司节省成本,这是其乐意看到的结果。曾经海陆工资的巨大差异吸引众多人投身海洋,但这样的局面再也不会出现了。尤其是,对自身价值的追求和自我的觉醒也让更多人不再愿意过船上相对“与世隔绝”的生活,让更多人回到海上是不现实的。未来,唯有技术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别无他法。同时,对船公司而言,未来的“无人船”技术替代劳动一定会更加便宜。吴军在其《浪潮之巅》中写到:“在信息时代,由于摩尔定律的作用,计算机是便宜的资源,而且越来越便宜,人力成本则会越来越高,因此聪明的公司懂得利用计算机来取代人的工作。”“也有的企业主不愿意在IT方面进行投入而坚持使用人工,因为这种投入在初期看上去显得比人工昂贵,这些企业后来就逐渐被淘汰了”。
       “无人船”来得到底有多快?技术替代劳动早晚会来,如果跟我们这一代人没有关系,那么我们大可不必在此问题上太过纠结。从制度变革的视角来看,这样的过程可能比“乐观派”所预计的时间来得稍晚些,但又比“怀疑派”所预计的时间来得更快些。原因在于,技术创新往往走在前面,而后相应的规则才会逐步建立。而且,在技术替代劳动的过程中,现有刚进入市场的船员由于年轻,职业转换的成本不是太高,有能力去干别的事情。现有接近退休的船员并不会太过关心技术进步对其的替代,只有那些处于中等年龄的船员对技术进步持难以接受的态度。转业的成本太高,使得新技术在替代其劳动的时候,会遇到较大的阻力,劳资纠纷将会减缓“无人船”的应用,这就是笔者认为“无人船”的流行比“乐观派”所预计的时间需要更长的原因。同时,新技术在向市场推广过程中,总会消除阻挡其面前的种种障碍,大家现在所忧心的技术难题总能够解决,船员自身所认为的“不可替代”其实都不成问题。在集装箱革命刚刚开始萌芽的时候,曾经的码头工人也是认为自身不可替代的,相应的工会所组织的码头工人大罢工声势浩大,但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碾压所有不符合历史规律的事物。我们现在已经清楚地看到了结局:“幽灵码头”不但在发达国家十分常见,中国的青岛、厦门和上海等地的无人码头有些已经投入运营,有些也正在建设。工业革命以来的种种技术进步,都是在不断替代劳动力,进而产生新的劳动需求。从人类发展的视角来看,这是历史的进步,是必然的规律。但具体到特定的劳动者,技术给其中的一部分人带来了工作机会,也让另一些人失业。这是否公平?技术是中性的,是否公平的事最后都要放到社会和政治中去解决。
        最后,以吴军在其《智能时代》中的一段话来判断究竟“无人船来得有多快”:“为什么每一次重大的技术革命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消除它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呢?因为技术革命会使得很多产业消失,或者产业从业人口大量减少,释放出来的劳动力需要寻找出路。这个时间有多长呢?事实证明至少要一代人以上,因为我们必须承认一个并不愿意承认的事实,那就是被淘汰的产业的从业人员能够进入新行业中的其实非常少。”“其次,今天的世界和200年前已经不同了,消化掉技术革命的影响要比工业革命时难得多。由于全球化,全世界已经没有空白的市场可以开拓了。英国人在19世纪中期能够过上相对富裕而从容的生活,是因为他们只需要解决几百万产业工人的生活和工作问题就可以了。整个19世纪,是用全球的市场,解决当时只占世界人口很小一部分的产业工人的生活问题,相对要比今天容易得多。”
        吴军博士所说的一代人是多长时间?可能是20年。考虑到新的学习手段提升人的学习能力,这个时间可能缩短到15年。2030年前后,“无人船”在大家的眼里应该成为司空见惯的东西。

来源:中国船检 
延伸阅读

Email: chinabobli@126.com or china@ishipoffshore.com Tel电话: +86-21-54362186/Fax传真:+86-21-64041979

Powered by International Ship & Offshore Magazine and Supported by Global Industry Media

沪ICP备15015253号 优乐娱乐平台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5 www.ishipoffsho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Y-Page 8.3

优乐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